您好,欢迎您来炎黄文明传承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明中华讲堂 >  典型经验 > 郭少棠在第二届中华文明传承论坛发言摘要
郭少棠在第二届中华文明传承论坛发言摘要

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 2017-06-29

52.jpg

郭少棠 香港中文大学教授

2017年4月16日

(根据速记稿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我进大学的时候,几位老师给我一个任务,把中国传统文化传播到全世界。新亚书院创校的理想,就是要把中华文化传到世界。新亚书院的使命是要让中国文化重新寻找到一个新的世界视野、世界地位。 
 
我过去几十年不断做工作,在香港中文大学,后来离开中文大学27年,跑到珠海和北师大创办第一家跟内地合作的、以香港课程为主的香港管理大学。在这个学校,我把儒学、国学以及西方的博雅教育结合起来,建立全球第一个把美国最好的高等教育体系引进来的新学校。汪洋书记上任不久,第一个去考察的学校就是我们学校。当时我就给他介绍这个学校很多新的理念、新的发展方向。我们是没有图书馆的,只有学习中心;我们没有学生宿舍,只有学生的大学小镇——一个文化小镇,学生要生活在文化中间。由于这份工作,美国一个大学给了我一个荣誉博士学位,就是希望我们把中国文化跟博雅教育推到一个新的发展方向。

同时,我希望把中国需要的、可以与整个世界接轨的国际教育以及城市规划结合起来。我也在一直思考,中国文化走向世界不是一个短期的工作,一定要看得比较远,我就提出20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0年、新亚书院成立100年,这未来的100年应该是怎么样?我提出应该用生命、用文化、用博雅教育来重建教育,提出创办中国第一家真正的博雅学院。

明德学院在发展博雅教育以及德鲁克管理中间也有一些困难,我整整花了一年的时间,就中国未来的人才应该怎么样培养的问题,跟一些朋友设计了一个新的概念,一个叫做“后现代生态文明”的教育模式,在美国一个两千人的、全国顶尖的研讨会上做了一个报告。由于这个报告特别受到重视,研讨会主办方就和我成立了一个后现代文明推广中心。

为什么我会向大家介绍这些背景?把中国文明带到世界的领域,是需要很长的时间、很大的力量的。

德鲁克的管理理念非常重要。可是,因为我是研究比较历史的,我知道它的重点在哪里,它的局限在哪里。所以,过去几年我向德鲁克管理学院提出一个新的方向,把德鲁克管理学跟中国文化结合起来。不过,很多事情不容易做的。后来我自己就转到香港,跟我太太专门成立一个“心之理”,从心出发去管理,源于心的管理的思维方式,去研究香港以及中国未来人才发展的方向。

我已经做了两年,有很多案例和内容,我举很简单的。一开始我就讲这些概念是什么,我们用什么语言是大家可以听得懂的。很多的中国语言西方人是听不懂的,他没办法了解。假如我们要把中国文化推到世界,是一定要让其他人听得懂我们的话,了解我们的东西。所以,要静心、守心,思考如何来面对我们的内心。西方人完全可以理解佛学、禅宗以及基督教的所谓“默观”概念,西方最重要的一个“默观”的传统叫“众里寻他”,在万事万物中间你都能找到心灵的最高境界。我向他们介绍,所谓“太极”是一个动态的、有静有动的结合。

我使用他们非常熟悉的语言。一位西方著名的神学家提到所谓“正念”的概念,意思是活在当下、专注植根,与一个超越了的心灵去结合。可是心灵在哪里呢?在我们自己的生命,叫连接万物、安心于稳重的轴心,自己的“心”。另外一位很著名的神学家也提到这个概念,他们使用的是他们的语言,我们把它翻译出来就是植根、关注我们内心的活动。它是一个过程,一种关系,一种植根。我也把它与道家相近的概念一起去理解。

自然是非常重要的,在自然环境中间,去了解我们跟地球、自然的关系。我会给他们介绍《道德经》有关道的概念、道法自然这些概念。

去年我太太和几位教授设计了一个课程,叫《完满人生》——一个醒悟之旅的课程。我和他们讨论的问题就是“什么叫圆满的人生路”?我们把这个问题分成几个部分进行研究,心的旅程一定要从心出发,我们提到“正心”与“止定静安虑得”这些概念,让他们知道其实无论是修身也好,治国平天下也好,一定要从“心”出发。说到身体跟情感的概念,我就给他们介绍梁启超的一句话“无情何必生斯世”,这个世界的情是什么?情为何物?我妈妈去世之后,我写了很多散文纪念爸爸妈妈,从生老病死的角度思考,这些思考改变了我整个学术研究的方向。

我们如何反省?从心出发,到经验、情绪,到心理的变化,到反思。我跟那些朋友介绍“省”这个概念,在中国文化的背景里它有两个解释,一个是“视”,一个是“察”,一个是“省”,一个是“明”,可以用心的概念、用西方心理学最高的一种分析去了解,内省智能,我们大家知道智能叫IQ,所以也有这种内省的指数。我跟他们解释如何从心到情绪、如何面对我们的情绪种种。

在反思的过程中间,我给他们提到一个很重要的中国文化以及世界文化共同拥有的一个感觉:我们要聆听。“聆听”这个概念在心、在情、在理、在身体、在反思都是很重要的。

庄子“视乎冥冥,听乎无声”的概念是道家很重要的一个概念,也可以说是庄子最深奥、最微妙的一个概念。可是,冥冥之中我们听到河,河在哪里呢?鲁迅在1934年就用了庄子这个概念(“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去讲整个中华民族,当时的国家受到种种的痛苦。这是我在大学最喜欢的一首诗,也是影响香港很多大学生的一首诗。其实,香港的大学生是很爱国的,我们那个时候是非常爱国的,看到这首诗,从无声中间听到了惊雷,在哪里?这个感觉从哪里出来的?我也把这样的概念传播到西方,心理学也好,宗教也好,神学也好,灵性也好,它讲到聆听的美妙,我们在聆听其他人的时候听到什么。

再举一个最新的例子给大家。我给参加我们课堂的朋友介绍,我们这些聆听的能力是超乎我们的理性的想象的。2016年2月11号,美国和欧洲合作的最高镭射探测科学机构接收到了13亿光年的两个黑洞在宇宙中间合并产生的波动。当时,美国科学家解释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就好像一个很吵的街上、一个宴会上,有一个人丢了一根头发在地上,我们可以听得到,因为这是一个波动,这是对未来的改变非常非常大的。现在我们发现有两种波动,一种是电波,一种是引力波,这是去年刚发现的,会影响未来整个科技发展的。

怎样用聆听去反思、反省环境的变化、个人的经历以及整个价值的观念?我跟我太太在香港建设一个新的模式,从个人到组织管理的转化、社会道德文化、企业组织管理、心灵培育等等,其中心是爱,是情。我使用天人合一这个概念,我们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去连接他人,连接我们内心,连接整个世界,变成一个天人合一的完整。

中华文化的继承一定要面向未来,我们一定要把过去的历史带到未来,未来是一个生态文明的坚持,它是人类的生态文明的建立。如何让中华文化走向人类的未来,我们面对现在怎么样思考未来。人类跟自然的结合,天人合一,如何去建构一种建设性的生态文明,这个有很多理论和思想。还有多元文化与文明对话,让中华文化走向人类,走向未来。

最后提到我过去三年在筹划的、我从前的老师留下来的一个新亚文商书院和香港的孔圣堂,以及我们发展的新方向。我们的问题是如何利用香港的文化资源优势,通过香港把幸福企业理念带到世界,如何把幸福企业在文明传承中积累的经验和智慧带到港澳台的教育,如果通过幸福企业理念在香港策略性的推广把文明传承放在世界文化语境,面向未来。我们一定要讲一些大家听得懂的,他们了解我们,我们了解他们,中华文化跟世界思想与话语交流、互相了解。孔圣堂是1982年成立的,是全中国保存最好的一个纪念孔子的礼堂,一点都没有动过。不公开的,完全是80年前建的样子。1953年建立了一个中学,茅盾在那边做过演讲,郭沫若也做过演讲,鲁迅1941年60岁的诞辰纪念会也在那边举行。去年我们成立后现代生态文明推广中心也是在孔圣堂举行。

我们过去3年准备把中华文化的文明传承放在幼儿园、小学、中学,然后推到成人教育。希望这些工作可以跟固锝以及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文明传承联合会合作,希望我们建立一个以中华文化为基础、世界视野的创新教育模式。

潮安家庭道德大讲堂
  • 旷世大儒王阳明
友情链接